现代卖身if线(2)简单地写一点纯爱
作者:走月逆云      更新:2023-10-11 17:18      字数:2629
  伊昂娜的客人并不止有市长,毕竟市长平日里非常忙碌,并不会频繁地与伊昂娜见面。但或许是出于对市长的畏惧,其他的客人虽然会对伊昂娜动手动脚,但几乎不会更进一步。
  自然也是有意外的。罗梅尔德·沙克尔顿,从其他市调来的新公务员,对这个城市的一切了解都来自于道听途说。她被她的公务员同事们带着来到了伊昂娜所在的店里,却只是坐在座位上局促地喝水。
  她的同事们围着被叫来的伊昂娜,嬉笑着伸手触碰少女的肌肤,将女孩的舌头揪出温热的口腔亵玩。店内准备的服装一向暴露,一双双手肆无忌惮地在少女裸露出来的腰腹、大腿上捏揉,而少女只能乖顺地承受着,偶尔才发出一两声压抑的气音。
  人群哄笑起来。她们将几张几张的大额钞票随手抛掷到小妓女的身上,让她赶紧自己张开腿把逼露出来。伊昂娜只能遵从,她分开双腿,将裙摆拉起,任由那些贪婪的目光舔过自己的腿心。
  “为什么不穿内裤?”有女人揽住她的肩膀,恶意地咬住伊昂娜的耳垂,“是不是早就想出去卖了?”
  “她早就被市长肏大了胃口了!”另一个女人摸了摸她的脸,刻意污蔑着这一言不发的妓女,想要看她露出泫然欲泣的模样,“市长这么久没来,是不是早就痒得想勾引人来肏你了?”
  人群围着身娇体弱而又沉默平和如圣像的妓女,如同贪食的野狗般期待地滴落着涎水。少女娇嫩的肌肤被她们又揉又吸,泛着一片漂亮的绯红。但少女的姿态仍然如此从容而平和,这令没能观赏到丑态的人群不满起来,却又不敢在不清楚市长态度的情况下肆意妄为。副局长玛莎想到了好主意,她将一直坐在一边愣住的罗梅尔德拉了过来,低声怂恿她包下这个妓女一晚。
  “她多可怜啊,”玛莎在罗梅尔德耳边狡猾地低语,“如果继续留在这里,不知道会被怎样欺辱。不如你将她包下,带着她逃开?”
  伊昂娜凭借着灵敏的听力听见了玛莎的话。她抬起头,正好对上罗梅尔德的目光。
  罗梅尔德站在她前方,身材高挑的她看伊昂娜时甚至必须低头。但她那样无措地怔在原地,茫然万分,像个被大人挥舞的皮带吓坏的孩子。
  伊昂娜注视着那双清澈的蓝色眼睛,在肉体的纠缠、起伏的欲望之间,她静静地朝罗梅尔德露出一个微笑。
  ——没事的。
  妓女微微歪头,避开了遮挡住她面容的手掌。她用口型这么说了——
  没事的,很快就会结束了。
  陡然之间,一种强烈的动摇感将罗梅尔德高高举起,让她似乎一瞬间从惊慌无主的孩童成长为了一位可靠的骑士。过量的英雄情结让她如气球般膨胀起来,里面装满了廉价的热情。
  她向前一步,玛莎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自然地垂落。
  “我想……包下你一晚。”她笨拙地沿用了玛莎的说法,鼓起勇气拨开人群,来到伊昂娜身边。
  这位占据主导地位的嫖客,那样局促地弯下腰,向仰着头的妓女伸出她满是伤痕的、温暖的手掌。
  “你愿意和我走吗?”她这么问了。
  伊昂娜缓缓地眨眼,仿佛被不可抗的命运锁吸引,她轻轻地勾住了罗梅尔德的小指。
  如同孤鸟接住了一片无依无凭的羽毛——于是,就像玛莎调侃的那样,罗梅尔德真的带着妓女逃走了。店内令人目眩神迷的暧昧灯光在他们头顶流过,他人的疾呼被她们抛在身后,她将少女打横抱起,朝门外跑去。
  罗梅尔德将少女带回了自己的家,但什么也没有对她做。
  她就像是在招待一个第一次来自己家的朋友一样,手忙脚乱地在冰箱里找了半天的果汁,最后只能为伊昂娜倒了一杯运动饮料。
  然后她坐到伊昂娜身边,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。伊昂娜很安静,她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,只好用遥控器打开电视,随便找了一部电影播放。
  电视中传出的声响缓和了尴尬的气氛,罗梅尔德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唐突而鲁莽。她偷偷地看了看伊昂娜的侧脸,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沉默下来。
  电影中的嬉笑怒骂生动活泼地扑出来,没有让妓女的平静消融,但或许是罗梅尔德的错觉,她总觉得伊昂娜看起来更放松了。
  罗梅尔德小心翼翼地说:“你可以靠着我的肩膀。”
  好像害怕将这石雕一般的少女惊碎,她的语气放得极轻。
  伊昂娜看了她一眼,那金色的眼睛让她想起蜂蜜。于是,在伊昂娜轻轻将头靠上她时,她伸出手抱住了伊昂娜。像一只熊执着地抱着蜂蜜罐一般,她将伊昂娜完全地拢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  由于常年的训练,罗梅尔德的肌肉非常明显,靠着并不柔软,甚至是硬邦邦的,唯一的好处或许是非常暖和。
  伊昂娜沉默了片刻,然后开口问:“不做吗?”
  罗梅尔德将她抱得更紧:“什么也不做。”
  伊昂娜靠着罗梅尔德的胸口,这或许是罗梅尔德身上为数不多柔软的地方。伊昂娜说:“若是这样,我没有别的什么可给你的。”
  罗梅尔德用手圈住伊昂娜消瘦的手腕。不同于埃莉诺拉的禁锢,她只是在轻轻掂量那点可怜的重量。
  她说:“但我想要。”
  “想要什么?”
  罗梅尔德不回答,而是执着地问她:“你会给我吗?”
  伊昂娜回答:“当然,只要我有。”
  “我想要,你无从宣泄的苦闷和难以自控的命运。”
  罗梅尔德的食指从伊昂娜的额头轻轻滑至嘴唇,不带任何狎昵之意,过于透彻的天蓝色双眼中亮着不知名的星星。
  “我不要太多,”她笑起来,露出尖尖的虎牙,“只要一半就好。”
  伊昂娜默然。罗梅尔德笑了两声,耳边多出的一缕头发编成的小辫随着震动而摇晃着,看起来好像计谋得逞的大狗在摇着尾巴。她将伊昂娜轻松地往上提了提,将她抱到了自己腿上。
  罗梅尔德似乎很喜欢抱抱,她抱伊昂娜用的是孩童拥抱喜爱玩偶的姿势,毫无章法,全然出自本能。由于体型的差异,她让伊昂娜枕着自己的胸脯,自己则紧紧地缠着伊昂娜,将少女完全笼罩在自己的身体下。
  伊昂娜纵容着罗梅尔德的行为,轻轻叹息。
  她说:“你真傻,对着一个名字也不知道,初次见面的人说出这种话。”
  罗梅尔德想了想,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,于是又笑了。但她毫无悔意,坦然回答:“我也不明白。我看见你对我笑,忽然什么也忘记了。我刚刚在心里想,以后决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。但我总觉得,我肯定还会的。”
  她又问:“那你呢?你又想要什么呢?”
  “我想要……”
  无论如何,伊昂娜不能和她待太久。第二天早上,伊昂娜就被鲁佩开车接走了。罗梅尔德站在门口,这时才想起什么,匆匆喊道:“等等!我还没说过,我的名字是——”
  坐在车上的伊昂娜却转过头,冲她微微一笑。
  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  罗梅尔德愣住了。车窗被缓缓摇上,伊昂娜的身影消失在玻璃之后,最终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  “我肯定还会的。”她自嘲地叹了口气,又像是感到幸福似的笑了,“我肯定还是会的。”
  ——我想要,太阳永远不会升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