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卷70,复仇之路
作者:一颗仔姜      更新:2023-12-04 17:00      字数:2709
  周内。
  江仲鹤被请去了警局,自下半年开始他就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被请去很多次,每次和蔼地进,笑呵呵的离开。
  然而这次对面穿警服的,却不再是寻常警员。
  “江董事长,最近挺忙。”陆野目光落在他脸上,淡笑,“局里的人去了三四趟才将您请过来,果然为国家服务的人半刻也脱不开身。”
  “谁不是为这片土地服务,你们处在第一线我又有何颜面谈辛苦。”
  江仲鹤说虎父无犬子这话果然有根据,之前远远瞧着就觉得极有气魄,没想到如今再见却成为一局之首。
  “听说你之前还办了件大案,孙庆元那小子是在我这里当过职,看着还挺老实,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陆局可千万不能手软。”
  他一副惋惜的正义之态,早已将和孙庆元的一切勾当处理得干干净净。
  对面的陆野眼眸黑漆漆的,面不改色。
  “老实也分对人,他在位期间贪的这几千万有如今也不算冤。”
  江仲鹤正要感叹一番,陆野却道,“江董事长,令公子在国外这一年多可好?”
  两双眼睛对视,男人眼眸黑而沉的,没有笑意的弯了下唇。
  江仲鹤道:“他有消息了?一年半我都以为我这唯一的儿子怕是要死在外面,若真有消息还往陆局赶快劝他回来自首。”
  陆野轻描淡写笑了笑。
  “说来一年多都不打听,你这当爹的可真不够称职。”
  “是啊…”江仲鹤汗颜。
  ......
  全程四小时,聊得全是与审问内容无关,陆野回了办公室。
  “陆局。”有人推门而入。
  陆野:“人走了。”
  “是。”他笑道,“我瞧着比之前沉默了不少,这老狐狸果然开始慌了。”
  陆野望向窗外,脖子里绷着脉络,肌理分明。
  再转头时他像是下了决定,沉声:“通知边检和海关,从现在开始禁止江仲鹤处境。同时也联络省道高速,碰上他的车直接拦截。”
  “是。”
  ....
  离开警局上车后,江仲鹤脸上却满是凝重,助理跟他那么多年自然知道要害。
  “江董,不如您先出去避——”
  江仲鹤大手一挥:“来不及了。”
  这位新副局的打法十分野蛮,只怕已经开始设卡拦截他。
  他有预感这次十有八九躲不过,然而证据链部分销毁,仅凭这些陆野便定不了他大罪。然而刚才在警局那番话却让江仲鹤愈发肃穆,陆野到底想干嘛?
  光穿透玻璃掠过他锋利的眉眼。
  “从今天起,和国外的所有联系一律切断。”
  这是要和大公子暂断联系的意思。
  “是。”
  助理又道,“滨城精神病院那边传来口信,她...昨晚突发心悸走了。”
  江仲鹤默了两秒,点头。
  照他以往多疑的性子必定得走一趟滨城,亲眼看见尸体烧成灰才能放心,然而正值多事之秋,宜静不一动。
  谁曾料到,本该烧成灰的尸体当晚却已偷龙转凤,从殡仪馆里运了出来。
  张棋再见阳光,已经是在千里之外的京城,几十年未从轮椅上下来,她竟是连走路都不会了。
  “你是谁,为什么救我?”
  她看着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多的女孩,反复回忆都不曾见过。容颜弹指老,她也曾这么年轻。
  连织道:“这不重要。”
  大片阳光自落地窗而来,她轻声道,“你只要知道以后你自由了,不会再困在方寸之地,甚至我能给你钱让你想去哪就去哪。”
  张棋瑛:“你的目的为了什么?”
  天下无白吃午餐,哪怕她在精神病院这些年不曾接触外界,但玲珑心思尤在。
  连织没答,阳光将她的背影勾勒得纤细。
  久久后她道。
  “我姓蒋,蒋风霖的蒋。”
  她没有正面回答,可张琪瑛手却止不住颤了颤。
  二十多年前她做江仲鹤秘书那会,自然清楚他和洪家之间的勾当,他们逼得当年的区委书记蒋风霖贪污并从楼上含冤坠楼,蒋家一夜之间从高门往后变成了臭名昭彰。
  独独剩下的两岁小女儿被旁系接出,当年之事鲜有人知,她一下子道出来头张棋瑛自然不疑有他。
  “你想利用利用我对付江仲鹤?”
  “不是对付,是顺势而为。”
  连织转而看着她,说江家大厦倾颓是早晚之事,只是借她这把刀推动进程而已。
  张琪瑛:“如果我拒绝?”
  连织:“你没得选!”
  她那双眼睛清澈犀利,在陈述事实而已。
  的确没得选,只要让江仲鹤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,只怕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。
  张琪瑛曾经以为江仲鹤真的爱过她,不然何以会让她生下孩子,可囚禁的二十年才让她觉得女人有多天真。
  “我答应你。”
  她道,“你之前和我说我女儿还活着的事....”
  连织:“等大仇得报后我自然会告诉你,你女儿现在生活得很好,被富贵之家领养,权势远远胜于江家,她被养得很好。”
  连织说为了确保她的安全如今会送她出国,需要时会让她回来,之后不愁没有团聚日子。
  张琪瑛沉默半晌。
  “我只想离我女儿近些。”
  连织没说话。
  她放在身后的手却悄无声息一蜷,果然上钩了。
  她安静看过来的神色愈发显得捉摸不透,张琪瑛被那气势震住,她保证说不会打扰女儿的新生活,更不会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。
  “蒋小姐我拜托你,哪怕离她近些,做佣人做厨娘,或者只要能让我远远看见我都愿意。”
  连织:“我想想。”
  出了酒店,连织将车开出好一段,才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。
  得亏沉祁阳那晚逃生时给她的灵感,这位张琪瑛能一路当上江仲鹤的秘书,自然非泛泛之辈。
  想利用她对付沉希,自然得让她自己顺杆往上爬。
  *
  沉希接高建平回京,一路费尽波折。
  他早在一年前就被宋亦洲托关系限制在多个城市出行。各种债务加身,他没办法才逃窜去国外,如今被贵人接回,自然是扬眉吐气。
  沉希给他租了处房子,临走时高建平却抓住她不放。
  “沉小姐,沉小姐...”他拇指食指并拢磋了磋,“你知道我被限制消费,没有这个我活不下去的,你得帮我,不然我饿死就没法给你效力。”
  沉希忍了忍,又甩给他一沓现金和银行卡。
  高建平那副贪婪的样子看得她直犯恶心,若不是为了扳倒连织,沉希一天都不想看到他。
  她以为凭着从小到大的养父能指控连织,殊不知为了钱高建平什么话都说的出来。
  沉希也不在乎,只要他出来搅局连织身世存疑的事情自然会被再翻出来,当时是为着老太太才认的亲,可到如今却连面对面的dna鉴定都没做过。
  只是...
  前几次鉴定结果的真实性让沉希不自觉发怵,自然不会亲自去淌这趟浑水,要怎么才能将她完全摘除出去?
  老太太的寿诞不足两月就要到了。
  她合谋的同时也回到了深蓝水湾,然而新来了位佣人沉希却没见过。
  “沉小姐。”张琪瑛压下泪意道。
  沉希蹙眉:“我没见过你。”
  张琪瑛说是集团新安排她过来的,之前那位由于怀孕突然离职。
  出紫荆山庄后,沉希婉拒了沉母给她安排佣人的打算,无外乎是怕事无巨细都传到她哪。
  沉希这才恍然想起昨天家政是有打电话来说这事,只是她哪放在心上。
  她“嗯”了声,没多说上楼了。
  身后,张琪瑛看着她的背影,眼眶充满泪意。
  女儿长大了。
  —
  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