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.知知,你赌赢过
作者:西替利嗪      更新:2023-11-16 16:34      字数:1701
  66.知知,你赌赢过
  俞家原来也重声誉,但抵不住他父亲拥红揽翠,绯闻不绝,后来孩子们相继长大,离婚、分家、私生子,他们一大家子早已住在头版头条上,成为茶余饭后的揶揄谈资。
  三房最得老爷子生前的青睐,也最会来事,朱蔓迪将双生姐妹花打造成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,盛名在外。
  当然,平时也看管得最紧,无论功课还是钢琴芭蕾和绘画,时不时亲自过问。
  俞薇知养病这一月,从未想过会在热搜前三,看到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俞知芙的名字,还和新晋顶流蒋君恒并列。
  相较于知荷总爱讨巧出头,俞知芙身为姐姐,逢年过节家宴时从不多话,眼神看人也总是怯怯的凝视,更像是朵风露清愁的水芙蓉。
  朱蔓迪行事泼辣,雷厉风行,除了她那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儿子,自然也更偏疼妹妹。
  谁也不曾料到平时最乖最省心的俞知芙,私下竟和娱乐圈男星谈起了恋爱,被狗仔曝光后登顶热搜,如今已是人尽皆知。
  谁都知道蒋君恒是许君毅同门师弟,刚刚签到梦天娱乐旗下,两人早年合作舞台至今仍是经典。
  这一刻,是无与伦比的巧合~
  同样是俞家千金和当红顶流,同样的俊男美女天作之合,一对天人永隔,一对甜蜜热恋,吃瓜群众纷纷感慨:这莫不是老天都看不下去,再续当年未完的“俞君”恋歌?
  “你想我怎么帮你?”俞薇知语气温温淡淡,平静的没有丝毫起伏,网上的舆论她也看了两眼。
  “我们约会被狗仔拍了,又猝不及防爆出来。”
  “妈妈她……要把我嫁去马来西亚!”
  “那个华裔黄董大我近二十岁,还爱拈花惹草,又早早有了两个儿子,要不是因为我还没毕业,”俞知芙抽泣着,勉强把话交代清楚: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  俞薇知听得“黄董”时,眼底才见异色:“那位拿督?”
  “对!”
  俞薇知结交徐家,拿下巴生新港的合作开发,黄家是槟城出了名的“地头蛇”,势力确实是数一数二的,朱蔓迪确实很有野心,亦在暗暗部署自己的棋子。
  俞知芙小心翼翼注视这位长姐,冷光绰绰,纤细的身姿却含着迫人的气势,她知道自己面对强势的母亲,根本毫无胜算。
  她已走投无路,只希望她这个姐姐看到惊慌无措的她,能想到当年的自己,施以援手帮她一把。
  “你很聪明,但你如何确信我会帮你?甚至还会同三房交恶,得不偿失。”她目光像寒光利刃,似乎任何隐藏,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。
  “为了一个男人,为了你的爱情,你要放弃俞家人的身份,不惜同你母亲反目,值得吗?”这些问题,亦有人反问过她。
  俞知芙泪眼婆娑,却忽然站起身来,掷地有声回答:“既然当年你可以,那我为什么不行?”
  她似乎也惊异于自己的剧烈反应,脸上都是泪水,又悻悻地坐下。
  两人交谈间隙,程宵翊给她端来杯水,温热的掌心覆上她的手背:“冷吗?”
  她摇摇头,外面冶艳的太阳光线稀薄,但俞薇知心底却忽然塌陷,温煦和暖的氛围丝丝围剿着她。
  俞知芙看着眼前这双璧人,男人一眼清明锋锐,不染半分倦懒酒色,独独望向她这位姐姐时,就像吹过春天和煦的风。
  她则像只不太会撒娇的猫,自然依靠的姿态慵懒随性,眼尾曳着娇翘的轻红,像小船栖息在港湾。
  “爱人如养花”,便是眼前这幅岁月静好。
  他手指拢了拢她耳后碎发,说了句“等你”,便翩然而去,将花厅留个仍未谈完的姐妹俩。
  “这好像也是第一次叫你‘妹妹’,你知道我们的父亲从不是个好爸爸,但我唯一庆幸的是,当年他认可了我喜欢的人。”
  “他给我了一个机会,如今我同样给你一个,但愿他能对得起你的喜欢~”
  夏日的火烧云,透过南窗浸染透傍晚暮色里,她临风窗下,身影隐匿入蔷薇的旖色中,被他看入眼底。
  漫长的静谧后,俞薇知感觉到他抬手,从背后将她往怀里深深抱住:“知知,还是喜欢揣度人心?”
  “我又不是上帝,考验人性而已,不觉得很有趣吗?”
  他轻贴着她的额角,声音不自觉颤了下:“并不是所有爱人,都如你这般幸运~”
  “知知,你赌赢过!”
  “不止一次……”
  俞薇知回头,才发现他那双幽深睨落的眼眸,晃着碎光如寒潭里的冰雪。
  “那你想听听我和他的故事吗?”她扬起鸦羽般的浓密长睫,直愣愣注视着他的眼睛,这是她第一次坦诚想跟他聊聊她的‘过去’,
  谁料程宵翊却摇了摇头。
  情不知所起,等他察觉时,早已入骨根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