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.石头能重新开出花
作者:西替利嗪      更新:2023-11-19 19:35      字数:2079
  69.石头能重新开出花
  今晚蒋君恒的一时兴起,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包括他的工作人员。
  万众瞩目之下,他深深鞠了一躬,看似潇洒地转身离场,实则背影落魄瘦削,本来假以时日,他会是娱乐圈另一段“传奇”。
  但他的身影渐渐进入光芒虚化的尽头,蒋君恒却不后悔今晚的决定。
  他的公主就像云边上的星星,他曾以为踮踮脚,便能触手可及,但两人之间的悬殊岂止山海之遥。
  俞知芙愿意为他放弃一切,只求与他天涯海角,他又何德何能呢。
  但,他不想让她输!
  《lotus》的原意本就是莲荷芙蕖,“acceptlove”即为认爱,也为“爱芙”,他早就隐晦地跟全世界承认了爱情。
  全场万籁俱寂三秒钟,所有人都不知所措,但明眼人都猜测这恐怕是蒋君恒最后一场演唱会了,梦天娱乐内部恐将其雪藏。
  “蒋君恒,蒋君恒!不要离开!”
  “ryan,我们永远支持你!”
  “快看!!!”
  忽然而起的一阵吵嚷,台下观众纷纷往主舞台升降梯那儿望去,巨型led显示屏下如电梯般慢慢关闭,仿佛银河中的群星汇聚到一起。
  蒋君恒身边竟好像站着一个人!
  他们好像在——拥抱!
  现场观众一片沸腾,任谁都不曾料到还会有个人,突然出现在他身边,就连镜头角度刁钻都未捕捉到,他们看得并不真切。
  但就是这似是而非的旖旎,才足够让人浮想联翩。
  那一瞬间,无数烟花在头顶绽放,璀璨华丽后,又像流星滑落天际,照亮无数人的脸庞。
  在看到手机传来的相拥照片时,俞薇知笑了,她被好好地上了一课,原来幸福与否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  承载水的容器什么样,幸福便是什么样。
  今晚从头到尾都是一场“戏”,人不被逼到绝境,便总会瞻前顾后,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  升降梯稳稳地落在后台,大门打开那一刹那,紧紧相拥着的两人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  俞知芙并不在机场,而全程待在停车场那辆为蒋君恒准备好的宝马7系里,她从不食言,只要他点头,从体育场到机场的路仍会畅通无阻。
  但直到最后一刻,他宁愿放弃星途,都不愿公主为他牺牲。
  俞知芙迫不及待拉着人跑了跟她说谢谢,巨大的惊喜冲击下,小两口说话不着边际,但那涕泗横流伴着浓情蜜意,眼底再容不下旁人。
  “姐姐,我……”对于她母亲朱蔓迪那边,仍心有顾虑。
  尤其今晚这么大动静,几乎闹得人尽皆知,微博早就炸了。
  “放心,我说到做到。”
  “戏”唱完了,皆大欢喜,她这位搭台之人也该功成身退,但习惯被牵着的手却空空如也,她找不到他了。
  电话未接,微信不回,看着渐渐散去的人潮,俞薇知嘴唇微抿,沉静的瞳仁却闪过片刻慌乱。
  这时,等候已久的乔和上前,恭敬地将一个戒指绒盒交给她:“夫人,先生说如果您记得,就会知道他在哪里等您。”
  斑驳的城市夜景往后飞掠,深夜的风还迟缓在初夏之外。
  自带反光镀层的车窗上,映出她朦胧邃静的眸,像蒙了层雾气,清冷却楚楚动人的纤丽,浓密的羽睫历历可晰,鸦青色的阴影像两片薄翳。
  程序员吐血加班才恢复正常的微博上,四连爆“黑红”的热搜高悬不下,“蒋君恒俞知芙恋情”、“蒋君恒认爱”、“到此为止”、“acceptlove即爱芙”等词条霸榜。
  就在刚刚,蒋君恒在社交平台公开恋情,配图即升降梯开门瞬间的相拥照,两人热泪盈眶,恨不得将对方嵌到自己身体里。
  【祝福祝福,俊男美女,天作之合,我好像在看小说哎!】
  【蒋君恒上升期公开,不遮遮掩掩,纯爷们!】
  【所以我们,是王子公主play一环中的npc吗?】
  ……
  【如果这一切都是俞董安排的,那她此刻应该很羡慕她的妹妹,毕竟她也曾差点嫁给爱情~】
  【对,因为她感同身受过!】
  【哇的大哭一声,过期糖最刀,守护最好的“俞君”恋歌!】
  【只有我在嗑先婚后爱的双强cp吗?程总也很爱好不好?!】
  她刷了几下评论区,随即按灭了手机,副驾驶的关承阳观察下她的神色,回道:“vicky,槟城南港的股份已全部转到三房名下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俞薇知点头应了声,眼睑一颤:“旧港很快会被收为国有,俞家从来都是这样利己和现实——”
  “一个女儿换一座港口,值不值?”
  回应她的,只有无穷尽的沉默。
  俞薇知打开手里的绒盒,只有那串小小的红绳金珠脚链,她听老一辈人说本命年戴红绳驱灾辟邪保平安,根据生辰八字开光求来的最好。
  她,也曾为许君毅去求过,不是一串,而是两串,多出来的是捎带。
  阳光下,刚打完球的他笑容明朗:“知知,我好兄弟明年也本命年,你顺带多捎串儿回来好不好?”
  那傻子只以为是她去拂云观随手买的,却不知是她悄悄定制的。
  只不过金饰师傅一时疏忽,误以为是情侣戴的,两串最中间那颗竟用成一模一样的车花珠,编号相连续。
  回忆这半年时光,他的温柔、鼓励、拥抱、亲吻,都仿佛发生在昨日,他像最辛勤的园丁日夜耕耘,竟期待石头能重新开出花来。
  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难怪他们能玩到一起去,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大傻子。
  苍天不负有心人,她枯竭的心真的不断生长出新的血肉,渐渐充盈起这具躯壳,她又重新拥有了灵魂。
  俞薇知敲了敲挡板,高架上不断兜圈子的迈巴赫终于有了目的地。
  她说:“去临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