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惊天战力公羊乐
作者:临狼      更新:2024-05-15 18:00      字数:3374
  “神父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  沧澜踩上符护航艇机舱的踏板,转过身看向客太莱道。
  “万分感谢,我代圣艾夫斯各区民众向您表以最高敬意!”
  客太莱集合出一列圣骑士,向已经起飞的燧源等人,深深鞠躬。
  “总长,圣艾夫斯制空武器都没了,您是骑着异兽来,圣洛里昂防空炮可都是完好着,为何偏偏要乘机过去?”
  火旺部部长松夏站蹲在两边,一边给海月清风鹿梳理毛发,一边问道。
  沧澜整理着玉镯中剩余的符咒,闻言便回道:
  “他们既然能做出炸掉防备武器的行为,就能肆无忌惮地轰咱们,到时候咱们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…哦对了,给我拿一下剃须刀。”
  无意间摸到下巴,上午还是薄薄胡渣,现在就长长了。
  还有自己的头发,已经长的能绑成马尾,并且及腰的程度。
  “我身体新陈代谢这么快?”
  但现在顾不上考虑太多,符甲发展至今日,早就有了内清洁功能,方便在作战时,保障着装者的身体舒适度。
  不过也有一定前提,符甲受损严重,或者遭受病毒入侵的,这个功能反而成了鸡肋。
  接过剃须刀,沧澜靠在桌椅上,陷入思索。
  玖夵的能力能让附身者拥有分子重组、瞬间移动、不断变异的能力,如果控制程度不高,还能仅影响肉身,实现年轻与衰老的随意变化。
  这些能力,单另拿出来一件,都在地符界人的眼里,都是神迹般的存在。
  之前,燧源众人除了能将其分子打散,还没有彻底毁灭的能力。
  就拿这次出现情况来看,只要玖夵愿意,可以同时分化出无数分身。
  只需要一个符甲收纳匣,就能反向控制使用者,成为高级怖恩,没有使用者,也可以通过符甲的碎片,变成低阶怖恩,战力不高,但是能起到扰乱战局的作用。
  为解决这个问题,沧澜想了很多种办法,最后只能提前构思,借着路易将这裁云宝剑留给自己的契机,让其用符力在剑上留下天符界的口令:
  在遇到与此剑刃不同源的生物时,将其吸收,收鞘时将此生物本源存于剑鞘内。
  本以为当时用本命器都无法找到玖夵的下落,此招应该没用,但方才一试,还真给成功了!
  低阶怖恩打散后会变成红色圆珠,十颗圆珠会变成圆球,而圆球再集齐十个,就变成菱形方块。
  沧澜眉头微皱,这样岂不正好和灵一期的等级对应?
  剑鞘目前收集了一枚菱形方块,四个圆球,也就代表着004号蓝火,算上分身出去的怖恩,应该是灵一期14级。
  这个灵一期战力体系到底是谁想出来的?
  不仅能将命师实力与符甲品质相结合,还能预估战绝和武技的威能,一同算入等级中去。
  不过就自己了解的信息来看,测试灵一期等级的仪器,大多都是从万画上国流出来的。
  再往深查,就没有对应文献和资料了,至少在归裳神权国里,是查不出什么了。
  “联系上宗安了吗?情况如何?”
  沧澜进入看着屏幕上那越来越少的距离数,便向松夏问道。
  “宗主任那边报来情况,不太乐观,城防武器虽然能对怖恩造成伤害,但无法将其彻底杀死。”
  接着她将平板画面展示给沧澜看,接着说道:“那005号幽火,竟然又变强了,从15级升到16级了!”
  “玖夵这些星兽,是如何变强的?”
  沧澜也愣住了,他一直以为是布莱克给玖夵大量的符甲,玖夵吸收其中源符的力量,来恢复自己的实力,可现在来看,星兽还是有很多种办法提升自己实力的。
  算了,马上就到现场了,届时自己亲自看看便知。
  “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。”
  沧澜刚要恢复一下状态时,符护航艇大屏幕上传来公羊乐的画面。
  “神奇小弟弟,好久不见,姐姐我出关了!要不要给你个惊喜啊?”
  听到公羊乐的声音,原本心情还有些压抑的沧澜此刻竟然感到些许放松。
  这女孩儿,随着心结解开,比以前还要阳光,甚至霸道了。
  “什么惊喜?我倒是很期待啊。”沧澜笑道。
  “嘿嘿,你看好了。”
  摄像头翻转,画面跟着切换到了一处平地,不远处正是炮火连天,硝烟纷飞的战场。
  “这是…”松夏看着画面一下惊讶道。
  “圣洛里昂,在我和004号打的时候,她率先出发了。”沧澜惊喜道。
  这样的话,原本紧张的圣洛里昂战场,就稍微缓和了。
  随着摄影机固定,公羊乐让几名画工控制角度,自己则是穿上万兽盘珠甲,在命力得到升华后,一记金玉良缘挥出,那原本冒着紫火的005号还有那些低阶怖恩,一个个瞬间哑火,然后逐渐化作齑粉,被风吹散。
  而公羊乐没有停下,反手一握,那强大的命力威压将那些紫色方块还有小珠子包裹,送到手心处。
  随后一把长琴状的乐器在一旁显现,十六根弦动,命力迸发,那四处焚烧的火焰瞬间被扑灭,不远处的宗安看得只咽口水。
  “公羊大家这千金,可真是离谱,两年时间就步入雄灵期了。”
  方才那雷厉风行,碾压的态势,也只有完全掌握元素之力的命师强者能做到了。
  “好家伙,公羊乐也到雄灵期了!”
  沧澜看到画面里局势已经得到控制,顿感大喜,但心底又涌出了些许苦涩。
  自己又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实力呢?
  到现在也仅仅是有了命基雏形,但始终无法凝实,导致每次战斗时只能调用微薄命力,战绝都不敢多用,生怕透支伤其根本。
  如今自己有李良和公羊乐两位雄灵期大能坐镇,都可以尝试着直接杀到教会元老院,端了玖夵的老巢。
  但为了避免玖夵鱼死网破,伤及无辜,沧澜还是想等解决掉玖夵背后那些捣鬼的人之后,再去做个了结。
  就在他欣喜万分地下机,准备将那些怖恩用裁云宝剑吸收时,松夏焦急地跟在后面,气喘吁吁说道:“不好了!总长,葛兵那边发来消息。”
  “怖恩们放弃和我方僵持,四散开,向避难区袭击了。”
  沧澜闻言,瞬间为方才的想法感到气愤,自己还是太年轻了。
  玖夵这是见战力上被我压住,剑走偏锋了啊…
  他从松夏手上拿过平板,简单搜索了一下神权国新闻报道。
  果不其然。这次怖恩的出现又归咎在了燧源头上,自己和大伙儿收拾怖恩的画面几乎没有,播放的全是圣骑士如何奋勇杀敌,保护民众的事迹。
  “这布莱克,我必杀之!”
  沧澜一剑劈开公羊乐控制住的那些怖恩碎片,尽数吸收到了剑鞘之中。
  “靖王怎么还没来?”
  看到好久未见的公羊乐,姐弟俩互相关怀片刻后,沧澜突然想到这个问题,便向公羊乐问道。
  姑娘微微摇头,苦涩说道:“我虽然登顶雄灵,但公羊家主并未原谅我父亲,靖王殿下不过是看你的份上,与我父女俩说几句,其他的,我也不清楚。”
  沧澜听完也是长叹一声,自己对上国了解太少,大多都是从学识祭坛哪里看到的只言片语。
  没想到上国这世家门阀观念这么重。
  不过转念一想,术文符域难道不也是这样吗?
  只是因为符力的存在,才把这问题掩盖下来。
  “不用担心,等把这西承大陆的事情处理了,咱们就去上国看看,早就期待那东煌大陆的风景了。”沧澜笑着说道。
  公羊乐闻言点点头,看向天边的晚霞,等自己把上国的事情结束了,也就该破界升天,与他相聚了。
  燧源各小队因为舆论问题,不得不撤回基地内,看着教会一众和怖恩演戏。
  “这些混蛋!怖恩造成的伤害有限,那008号惊钳是能拖的吗?”
  葛兵看着远处肆虐的暗红色螃蟹,不仅咬牙骂道。
  方才燧源已经将多数怖恩压制,面对惊钳有些乏力,但有离子武器帮助,也算能勉强控制局面,没想到这教会出这么一招,恶心人。
  燧源毕竟是外来者,民众一时不可能完全接受,而教会是神权国的根本,他们掌控着“对错”。
  “再坚持坚持,总长他们马上过来,一定要把基地守住!”
  葛兵向圣让德吕兹燧源分基地负责人说道。
  现如今怖恩改变招数,把袭击城市改为破坏燧源在各个区域的驻点,向直接对燧源造成影响。
  好在每个分基地都有沧澜预留的爆元符,在初期,都勉强撑了下来。
  只是怖恩能不断重生,一时间双方陷入了胶着。
  而坎佩尔s1教皇殿内。
  圣子守在一间卧房门口,向屋内读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
  “父亲,布莱克这么做,是不是有点过了?”
  路易父亲读完报道后,试探的向屋内问道。
  “你身为圣子,还来问我吗?”
  许久,房门那一边才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。
  “那咱们是?看在路易的份儿上,是不是该给燧源出面解释一下?”
  圣子微微躬身,久违的听到老爷子本人的声音,还一下子不适应。
  “神曰,解释?解释是过错方才需要做的。”
  屋内传来另一道声音,这是教皇养的异兽,说是能连接天地,直面神灵的白元鹰,天生能口吐人言,现如今是教皇的“代言人”。
  圣子平时听到最多的声音,便是这家伙发出来的。
  “他们又没做错什么,所以,不需要。”
  “是,父亲。”